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罗一平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动态】笔墨出于传统,图式呈现当代

2013-06-27 15:16:38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今天,以《岫•远意》为主题的罗一平山水作品展在广州艺博院开幕,这一次在广州乡亲们面前,他不是以一个广东美术馆馆长的身份,而是以一个国画家身份亮相。曾经不显山不露水的他,这一次出人意外地“显山露水”,展出100余幅他近一年的作品,在笔墨挥洒、气韵生动的墨韵中尽显他的才情修为,笔精墨妙,让人看到一位国画家的胸怀、气魄和文化修为。

  三重身份 书写他的山水观

  罗一平做事如同画画一样讲究策略和秩序。去年7月份在岭南美术馆举办的罗一平的第一个个展,是他对社会的第一次“投石问路”,也显示了一个学者的谦虚和谨慎。其用心和用力之作,得到了艺术界的高度的评价,这也使得罗一平的创作热情更加强健。今天,与广州乡亲见面的这一批画作,更表现出他于水墨艺术上独到的探索和深厚的文化修为,正如他所说“这也是一次自我总结,通过画展和观众交友交心”。

  熟悉罗一平的人都说,他是一个让人惊叹的人。作为美术理论家和艺术史学家,他著述丰厚,出版过19部专著、画册,探赜索隐,深入堂奥;

  作为艺术管理者的广东美术馆馆长,他具有开放的学术思想与很强的学术包容性,带领广东美术馆,从本土出发,展开对中国和全球当代艺术现状与发展的研究;

  而作为中国山水画家,他沉蕴多年,以深厚的文化学养和书法功底,书写他的山水画,使他在“笔韵”与“墨韵”的挥运中探索出“笔墨出于传统,图式呈现当代”的山水观。

  据悉,本次展览由广东省文化厅、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办,广东美术馆、广州艺术博物院承办。同时与观众见面的还有一本《罗一平·札记·绘画》,本书的文字像古书一样竖向排列,白底黑字,最妙的是这本书可以左右翻页,左翻是罗一平对中国山水画美学命题的学习心得,右翻是罗一平此次画展的画作。这本精妙设计的画册,正反映了罗一平美学理论家和国画家艺海双楫的高度。对于爱好艺术的观众来说,也不吝得到了一份欣画和提升中国画鉴赏水平的双重大礼。

  追求“可观可行,可游可居”的精神境界

  站在罗一平所绘三幅丈六的大型画作之前,画面所及之处,是山峦、是山泉、是雾气、是树林,在画面面前,仿佛感到有一股山风、水的气息裹挟着观看者,让人产生置身在山林,听到水声风声鸣奏出的一曲雄健的交响乐,洗涤心灵的灰尘,让你的灵魂跟着树林,跟着烟云和雾霭,顺着水流向自然的最深处跃去。这诗意的景象正是罗一平所追求的山水画不仅要表现出山水“可观、可行”的物理状态,更要画出“可游”和“可居”的精神境界。

  罗一平告诉我,他的山水不外两大类,一是类由“贺兰山情结”构成,一类是岭南山水的薰染。以西北贺兰山为蓝本的山水画,受荆浩《笔法论》“真”必须达到“气质具盛”观点的影响,山体多四面峻厚,重在表现一种雄壮、豪迈、幽深、高亢的精神感受,多以线条构成山脉的音乐感,以水墨渲染出空气的湿润感。总体面目自我概括为——北派的山势,南方的情怀。

  岭南山水多写从化、清远、丹霞山之景。他说,近几年接触佛学,多往丹霞山别传寺、锦石岩寺,青远飞来寺,花都华严寺等佛寺。佛寺所在之地,多为名景胜地。而号称广州“后花园”的从化,也是我周末写生的常去之处。这些佛寺胜景,对我而言都不是一种冷漠的存在,与它们的气息相应,我总会神思悠然,自然而然地会生出一种释然的情怀,一种陶醉的心情。眼中所见,情中所感,心中所思,笔墨表述之际,自然山水便具有了和我性格相协调、相统一的美的特征,或高洁、或幽邃、或平和,或超然。作品的意象,或岚气清润,或林壑幽深,或苍茫浑秀,或翠微杳霭,不管形质与意象如何多变,总不外是我的思想与情感的寄托。

  这一深埋于内心的山水意象,决定了他的画面山体并不以险峻取胜,而是以“表现覆盖在山岩上的郁郁葱葱的林木植被而显现出笔墨的华滋氤氲。”尚辉谈到:“罗一平的山水画表现出一种在忘我虚静的状态下,对于自然造化精神魂魄的直觉捕捉。既有将黄宾虹与黄秋园合二为一的创造性整合,又有陆俨少以云烟变幻充塞的大开大阖的奇纵架构。”在方形构图的山水画中,他改变了传统山水画近、中、远的图式,消解了山水自然空间的远近关系,突出中景,着意于在画面的拥塞中,形成混沌却异常饱满的意象;在巨幅画作中,他往往以环绕在幽谷险峰间的云烟,搭建画面具有支撑或环拱作用的内在结构,以生成一气呵成、元气淋漓幛犹湿的水墨之气。

  探索“笔墨出于传统,图式呈现当代”的艺术之路

  罗一平作品中的水墨之气让人感受到一种新的气息在跃动,对此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王宏建的评价很高,他说罗一平的作品无论是笔墨语言和图式结构既能链接中国传统文化的文脉,又能进入当代文化语境,体现了继承传统而能出新的艺术能力。

  罗一平告诉我们,对于怎样让传统语言的表述具有现代感,这个问题他思考了很多年。他这些年所著的《造化与心源:中国美术史中的山水图像》、《历史与叙事:中国美术史中的人物图像》、《语言与图式:中国美术史中的花鸟图像》、《破碎的逻格斯:西方现当代艺术史中的图像》4本专著中,他发现,中国绘画极为强调对传统的继承性,注重与前辈画家笔墨与图式的缘源关系。使他得出了最重要的文本策略是既要“入于传统”也要“出乎其外”,在传统和当代之间,他找到了一条艺术的探索之路——“笔墨出于传统,图式呈现当代”。

  罗一平继而解释何为“入”字。“入”一为入于传统,一为入于生活。一个画家如果不“入”于传统,则文脉不接;如果不能入于生活,则不能“出”乎其外,只能成为传统的奴隶。因而他的作品多以元人的笔墨修正宋人的丘壑,讲究平面构成的张力平衡。画上的一坡一树、一丘一岭已不具有现实图像的真正意义,只是“山川映我”的一种心画的符号。

  他继而指明,中国画是“玩味”的艺术,要能够让你走进去,或者站在它前面,玩味它的意象和笔墨,玩味它的情趣,如果我们的作品丢掉中国画的笔墨,与西方绘画作品放置在一起时就会显得偏弱,但当你把自己的笔墨语言提纯了,然后在图式上有所讲究,创作的作品就既有当代的东西,又经得起玩味。所以他坚信中国画必须保留笔墨的基本语言和元素,才能使作品看上去有文化的脉络和文化的厚度。

  文质贯通其中,着眼笔韵墨韵和情韵

  唐宋重意境,元明清重笔墨,罗一平的山水画中对“意象”的表达更倾向于什么呢?罗一平说,不管意境的表达还是笔墨的表现,都要以文质为基础,文质的前提是韵,因而他在创作时注重不痴不弱的“笔韵”与浓淡相宜、干湿得当,不滞不枯的“墨韵”, 力求景色清新、意境清幽。他认为一幅好的山水,由笔墨构成物象的意味就在于使形象的显现呈现出多层面的意义,使作品情感的表达藏而不露,具“韬晦”之境,在有限的尺幅中,以简练的物象和含蓄的笔墨传达出意象的无限性。而他认为作品只有“笔韵”和“墨韵”,还不能说有“韵”,他真正着眼的是“情韵”,情韵之韵是笔墨呈现的抒情性,因为他在创作时,注重笔墨的调和,所绘物象不作夸张和变形,力求画面具有平淡、浑厚。再看罗一平那些画在扇面、镜心上的小品,尚辉表示,这些小品山水并不因咫尺画幅而减弱画面浩茫的气象,恰恰相反,他用大画画小画的方法,在方寸之间精心营构,使小品生发出幽远旷达、恢弘壮阔的意境,深刻地揭示了他对中国文化以及传统山水画的理解,尤其是对于南宗一系文人画在实践层面的精深掌握。

  “杂树”成为其山水画中最重要的元素

  现代岭南画派主张写实,山水画大多以雄奇苍茫见长。罗一平的山水,更强调用笔的书写性、抒情性和生命的运动感。他的山水画中的景物似真非真,不是现场写生,更多的是受到真山真水的启发而为,有时是眼前的山水,有时是心中的山水。他认为,山水画的要义不在于对自然景物的照搬照抄,而是从自然之象到心中之象的升华。因而他的写生可以概括为“写意图真”。“写意”指的是写胸中之意,“图真”指的是描绘千变万化的自然山水之态。在他的“写意图真”中,有一个其他画家没有普遍运用的元素——杂树。罗一平在画中大量的绘制杂树,他说“这些杂树长在深山密林中,没有经过人工修剪自然生长,看似杂乱无章但具有勃勃生命力”,罗一平认为这些树依傍于自然,“最能让人感到生命的气息”。这些杂树长在石头上、岩缝中,随着风吹水流而动,具有和草书相似的活力和音乐感。杂树是使罗一平的山水画不同于传统山水画的元素,自元代的《富春山居图》开始,画家就用线条来表现音乐的感觉,杂树也增添了罗一平的山水画的音乐美。

  绘画中排兵布阵的“秘密”

  在采访中,罗一平向我们透露了画画的一个排兵布阵的“秘密”,他说他喜欢围棋的棋理,他发现围棋讲究活路,讲究黑白的布局与对比,他认为这是和山水画很相通的。

  围棋讲究“金边银角”,他自己绘画时也常是从边角入手,在中间造势,在边角着墨很多。“画画就是用精到的笔墨语言组织出一种矛盾的状态,在纸上布兵打仗,如同孙子兵法所言,两国交兵要讲究近攻而远交。”罗一平说,“画中的黑白相生即是在两兵交战。我的作品,是以各种大小不一的黑白体块交互穿插,形成冲突和矛盾”。画家在绘画时创造矛盾,解决矛盾,黑白对比争夺,山间碎点点缀,中间险象环生,诡异多变,直到最后一团和气。这些颜色空间上的冲突使平面静止的山水画变得生动,这使得罗一平在画山水画时,看的人是他在画山水,而画画的人则感觉是自己和自己下了一盘棋。在罗一平完成的作品中仍可感受到这种活力和冲突的气息仿佛要从墨汁中溢出来。

  画中流动的气和势

  罗一平说,“我的画注重音乐感,画中布一个黑、布一个白,不是在画哪一座山、哪一棵树,而是在画一种音乐感。” 看罗一平的大画,能强烈感受到他的书写性和由此生成的一种音乐的气势和韵律。对于气势,他有自己的解释。“在我的画中,感觉一股气在流动,这是生气,是一种活力,是自然的气息,我不太追求大磅礴之势,而多在意于追求空气流动带来的深沉的生命感。作品中表现出的“势”是一种心灵的扩张之势,由笔墨和气生成,而不是大山大水构成的山水之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许钦松评价说:“他的画里蕴含着一种气,这种气来自于他本身的文化底蕴,他不拘泥每一笔的细微变化,而是注重整幅作品的大布局和画面开合构结的整合”,学养和画功的结合提升了画的境界,使罗一平的画中充满了一种生动的气韵。

  创作搬运工

  这次展出的100幅画是罗一平在一年之内创作的,平均算下来他每三天就要画一幅,勤奋程度令很多职业画家望尘莫及。自从罗一平担任了广东美术馆的馆长后,专心画画就成了一件十分奢侈的事情。平时的罗一平政务缠身,他要监管广东美术馆的学术发展,要筹办大大小小的展览,还要处理各种馆内的工作。“在平时,只要我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就会不断地有人进出,专心创作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罗一平说道。在采访的期间,也不断地看到有人来找罗一平,报告项目合作状况、请求签字盖章。

  罗一平的绘画时间是从海绵里挤出来的。白天他以广东美术馆馆长的身份处理公事,晚上他推掉所有能够推掉的应酬留在家里作画。家里没有专门的画室,他就在客厅的一面墙上作画。一些晚上用来起稿,一些晚上用来画,画完十来张后把它们一起拿到美术馆创作部的工作室继续调整修缮,并最终成稿。他就像一个搬运工,一边创作,一边“搬迁”。他自评他的画是“动有余而静不足”。罗一平说:如果自己是一个专业的画家,能够安安静静、有序的锤炼作品,他的作品可能会做的更好。但是也因为时间紧迫,没法做过分雕琢,他的作品中保留了最鲜活的创作状态和气息。因此,美术理论研究专家皮道坚称他的画是“不刻意创新而出新”。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罗一平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